橘遥x芹川高嶺 | PIERROT | Chapter.06-07

*圈地自萌,不喜勿入,不掐
*78和片片是人类的财富(。
*不知篇幅长短为何物
*不定期更新

一个超速的我今天说要双更。
(内心os:我特么的到底在写什么?!)

另外推一下我文里提到的那个电影,真的非常好看!

Chapter.06-07

“检查报告我看过了,没什么问题。”芹川抬头对上橘遥那张「我就说吧」的脸。

“医生要对病人负责。”芹川再一次重复,走到床边拿报告敲他的头。

“敲什么敲,万一敲出脑震荡了怎么办?”橘遥抢过报告侧身躲开。

“那就只能负责到底了。”芹川轻描淡写地回道。

「咯噔」。

橘遥低头尴尬地咳嗽一声,借机拿报告遮住自己微微发红的脸。

“既然没事,晚上跟我去个地方。”

“哈?”

“我家。”

“咳......咳咳,”橘遥这次是真的呛到了,“你、你说什么?!”

“美丘千秋给了我一瓶好酒,”芹川指了指放在一旁拿牛皮纸包住的东西,“就当给你庆贺出院罢。”

可我也不算住院啊……

橘遥心想。

“怎么,不敢来?”芹川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俯视他道,“亏我弟弟还遥哥遥哥的喊你......”

“谁不敢了!去就去!”

给濑户花发了晚上不回去吃饭的简讯,橘遥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

“芹川医生!”

橘遥和芹川同时回过头。

是那天在天台的女医生。

“你下班了?”

芹川点点头,“是啊。”

女医生看了橘遥一眼,“咦?这个小弟弟不是昨天来我们医院的那个吗?原来你们认识啊?”

“我可不是什么小弟弟。”橘遥语气不善。

芹川笑了笑,“是我弟弟的同级生,今天来医院复查,顺路送他回去。”

“哎呀真可惜,本来想着晚上跟高嶺你吃个饭......之类的。”她的眼神意味深长。

“啊......那就改天再约吧。”芹川歪头笑道,“今天可是没空了哦。”

“好啊,”手指有意无意划过芹川的胳膊,“你有我号码。”

啧,橘遥皱起眉头。

“走了。”他把芹川按回车里,“堵在这儿不妨碍别人吗?”

“停在车位上不会妨碍别人的,小弟弟。”她笑出声,对他们挥了挥手,“那下次见了。”

“......”

“看来你确实很讨厌她。”芹川扭头看橘遥气鼓鼓的样子。

“你们关系很好啊?还叫你高嶺。”橘遥抚掉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诶~”芹川挑了挑眉毛,“你也可以这么叫我啊,我不介意。”

“......快开车吧你,”橘遥避而不谈,闭上眼睛装死,“我不能太晚回家。”

不过当橘遥站在芹川家门口时,当下就萌生了回去的念头。

“你是说......你自己一个人,住在这儿?”橘遥站在门口没进去。

“怎么了?我在美国的时候一个人住一栋别墅呢,”芹川在玄关边换鞋边说,“但后来发现利用率不大,回国才换了这套小的。”

橘遥的脑海里正努力地把这套大平层公寓和「小」这个词联系在一起。

“但还是别墅住着舒服啊。”芹川感叹道。

连接失败。

橘遥现在有摔门的冲动了。

“愣着干吗?进来啊。”芹川在他身后关上大门,“冰箱里只有一些简单的食材,要不叫外卖?”

“随便,我不太饿。”橘遥脱了鞋走进客厅,四处好奇地张望。


啧,还有露天阳台,万恶的资本主义。

“那就简单做一点,”芹川一边解开扣子一边往卧室走去,“我先去换个衣服。”

剩下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的橘遥。

他挠挠头,走进厨房打开冰箱门,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芹川从卧室出来时看见橘遥围着自己的围裙切菜,他愣了一下。

“这是被濑户花逼出来的技能,”橘遥迎上他的视线,“老爸不在家的时候,如果我不做饭就只有饿死的份。”

“我还以为做饭的是濑户花。”芹川从柜子里拿出两个酒杯,又拿出几个盘子放在橘遥旁边。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大少爷的命吗?”橘遥翻了个白眼,“等她会做饭我能等死。”

“那我这个大少爷就不在厨房添乱了,做好了端来客厅哦,我看会电视。”芹川给自己倒了杯水,又拿着酒杯走出去。

“是是是。”橘遥没好气地应着。

橘遥听见客厅传来电视的声音,他抬起头,从厨房的视角正好能够看到芹川坐在沙发上,他来来回回地换台,然后在一个频道上停留了一会儿,放下遥控器。

他笑了笑,低头继续切菜。

芹川拿起手边的杯子喝了一口,微微侧头往厨房的方向望过去,橘遥忙碌的背影映入他的眼帘。

他勾起嘴角,转过头继续看电视。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橘遥端着盘子走过来。


芹川示意他把盘子放在面前的茶几上,又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橘遥挠挠头,站着思考了一下,盘腿坐在他脚边的地毯上。

芹川便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辛苦了。”

橘遥抬头看他一眼,没回话。

“你在看什么?”橘遥看着电视问。

「Your never have ideas.」
「Only feelings.」

”一部老电影。”芹川接过橘遥递来的餐盘,然后答道。

「That's not true.」
「There are ideas inside feelings.」

“你用言语和我交谈,而我用感情和注视和你对话。”

芹川停下吃东西的动作。

“你看过?”

“戈达尔的Pierrot le fou。”橘遥头也不回,一边吃东西一边盯着屏幕,“他是个奇才。”

“没想到你也看这种类型的电影。”

橘遥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笑而不语。

芹川肯定不记得了。

第一次看这个电影,是在他家。

橘遥依稀记得这个稚气未脱的少爷安安静静地坐在客厅里全神贯注盯着屏幕看的样子。

他当时就记住了这部电影的名字,还幼稚的取名叫做「高嶺喜欢的东西之一」。

“pierrot太可怜了,玛丽安娜最后还是抛弃了他。”芹川有些感慨。

“是吗?玛丽安娜至少爱过他。”橘遥持着不同意见。

“嗯?可是两个人最后不能在一起有什么意义?”

“不是所有的感情都会有结果的,”橘遥放下盘子,“有些感情只能埋在心里。”

芹川盯着橘遥的后脑勺若有所思。

“所以你觉得这是个好结局?哪怕没有结果?”

橘遥点点头,“嗯。”

“......是吗。”

橘遥回头,欲言又止,“你今天有点奇怪,干嘛说这个?”

“怎么?一天不被我欺负心里就不舒服吗?”

“才不是!”

“那么我们今天就不要吵架了吧?”芹川说着剧里的台词,他拿出美丘千秋给他的酒,倒进两个酒杯里。

“这什么酒?”橘遥看着倒进酒杯里的浅绿色液体,“美丘那个家伙不会给你下毒吧?”

“你这被害妄想症的脑子能收敛一下吗?”芹川哭笑不得,他往酒里加了点冰水,“喝喝看?”

橘遥半信半疑地接过,鼻子凑过去闻了闻。

“放心,真的有毒也不怕,我家里有急救包。”

橘遥无语。

“恭喜你出院。”芹川碰了碰橘遥的酒杯,“希望下次别再进医院了。”

“没病人你那医院还开的下去?”橘遥抿了一口,“......呃,好辣。”

“那也不收你这样的病人,没钱赚。”芹川毒舌道,举起酒杯面不改色地喝了一大口,“这点程度就不行了?”

橘遥也跟着喝了一大口,“谁说的!不信试试?”

芹川给他倒酒,抬了抬下巴,示意他接着下一杯。

橘遥又喝了一大口,他咽下去,表情相当的精彩。

一、二、三。

橘遥起身奔去卫生间。

“美丘千秋一定动了手脚!”橘遥捂着脑袋走出来,“这后劲也太大了。”

“我看是你自己酒量不好。”芹川站起来扶着他。

“嗯?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橘遥晕乎乎地陷进沙发里。

“我之前吃过解酒药了。”

“......”

“我可不喜欢醉醺醺的感觉。”

“算了,你总是能想到这么周全,”橘遥捂着额头,闭上眼,“我输了。”

“那么......输了要有惩罚哦。”芹川离他坐的近了些,把头靠在沙发背上。

“嗯?”

“叫我的名字。”芹川离他更近了一些,再过去一点就能碰到他的鼻尖。


橘遥觉得此刻的气氛太过暧昧,他想逃离却又动弹不得,他把这一切都归罪于那瓶该死的酒。

“遥......”芹川抓着他的手臂,轻声唤他。

“......高嶺。”

再一次被牵着鼻子走了。

当然他也不否认自己早就想这么叫了。

“再说一遍。”

“高嶺。”

“再说一遍。”

“......高嶺。”橘遥顿了顿,侧过身子,“你确定你没醉?”

他怎么觉得芹川比他醉的厉害多了?

平时那个高冷又毒舌的芹川高嶺到哪里去了?

“谁知道呢……”芹川心满意足地从他身边离开,又往酒杯里倒了些酒,抬手就要喝。

“喂......你别喝了。”橘遥出声阻止。

芹川没有停下,他喝了一口,没有咽下去,回过身看着橘遥。

“你喝醉了我还怎么回去?”橘遥挣扎着要起身,被芹川按回沙发,“你干嘛?唔.....”

橘遥睁大了眼睛,令他着迷的那张脸近在咫尺,带着凉意的唇亲上了他的。

橘遥脑子里「轰」地炸了。

高嶺亲了自己?

等等,这个情况好像不太对啊?

在橘遥思考的时候,芹川伸出舌头顶开他的牙关,把剩下的半口酒都渡进他的嘴里。

橘遥口腔里顿时填满了辛辣的味道,脑子还来不及做出回应,芹川在下一秒加深了这个吻。

橘遥犹豫了一下,抬手偷偷搂住芹川的腰,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拉近了些。

原来高嶺的腰这么细。

手从芹川的衣服下摆伸进去。

皮肤的热度烫的惊人。

芹川发出低吟,双手搂住橘遥的脖子,低头隔着衣服咬上他的肩膀。

橘遥脑中最后一根名为「理智」的线崩断。

算了,死就死吧。

橘遥把他扑倒在沙发上,双臂撑在两侧。

视线与视线交汇,酒精促发了欲望,橘遥低下头吻了他。

“高嶺......”


评论(2)
热度(47)
©柒-1096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