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uka | ONE to TEN


1.
从live结束的庆功会开始到现在,Toru的视线就没离开过Taka。

原因来自于live上的那个吻。

也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是吻。

Toru的目光追随着那个举着茶杯缠着各个Staff聊天的小主唱。

被他用嘴唇触碰过的地方热的发烫。

“怎么了toru?脖子不舒服吗?”Ryota看他老是摸着自己的脖子,忍不住问道。

“嗯?”Toru缓缓回过头,眨了眨眼,“嗯......”

Ryota转身从已经醉倒在一旁的Tomoya包里翻出来一张伤痛贴,撕掉背胶一把拍上去,“行了!贴着晚上睡一觉!明天就能好!”

Toru无言以对。

八嘎的脑回路真是非常惊奇。

2.
Taka的视线越过Staff的肩膀偷瞄Toru,看见Ryota给他的脖子上贴了块伤痛贴,内心暗自发笑。

八嘎Ryota,那个贴了也没用。

live上的那个亲吻,Taka唱完那句话之后,他习惯性伸手抚上站在一旁的Toru的后颈。

当时脑子里冒出了这个念头,于是说干就干的行动派Taka就这么亲了上去。

在他们俩面前的粉丝瞬间炸翻了天。

另一头节奏组的两人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互相对视了一眼继续进行着演奏。

只有他发现了Toru因为他的举动而迟钝了两秒,但又很快恢复了常态。

其实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在很久之前,在他第一次鼓起勇气抱住Toru的时候,就想这么做了。

这个人有个好看的脖颈,哪怕总是低着头在他身后或身旁默默弹着吉他,哪怕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露出的后颈似乎总是在告诉你,他在那儿,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他。

Taka还记得他第一次主动抱住Toru,显然对方并没有准备,身体一瞬间僵硬着,手也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却又不知道怎么拒绝他。

于是Taka试着用脸颊蹭了蹭他的脖颈。

没想到却意外地让Toru放松下来,迟疑了两秒,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自那之后,Taka总是会找到各种理由借机去拥抱Toru。

还曾被节奏组嘲笑是个长不大的小屁孩。

而Toru每次都仅仅是在一旁勾起嘴角笑笑。

Taka又偷瞄了一眼坐在角落目光涣散发着呆的Toru。

看来也不是全无反应嘛。

3.
Toru自然没有Taka那么多的小心思,他正在思考的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自己对于他的纵容,真的仅仅是因为Taka是乐队重要的一份子,重要的主唱吗?

Toru不敢想,他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可能会改变的关系。

他现在能确定的是,Taka对于他来说,是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人,是重要的一部分,是最终会在这条道路上携手同行走到最后的人。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啊......保持现状不好吗......

思考人生并不是Toru的强项。

“喂Toru!你在发什么呆呀!来喝酒!”道具组的Staff跑过来一屁股坐在他旁边,朝他举起了酒杯。

“嗯?”Toru回过神来,“又来?”

“leader辛苦了!来!让我们不醉不归!”

“对对对今天要喝够本!”

“谁把Toru灌醉了明天就给他放假!”

诶?!

4.
听见Toru那头吵闹起来,Taka回头,看见好几个Staff拿着酒瓶齐齐闹哄哄地往那边走过去。

啊,又开始灌酒大会了吗?

Taka放下茶杯,盘着腿在一旁看戏。

他看到Toru来者不拒地把一杯杯敬过来的酒喝进肚里,甚至还主动要酒喝。

嗯?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Toru酒量并不差,但也没有好到这种程度。

Taka咬了咬下唇,在想着要不要过去把Toru给解救出来。

可又想看他真的喝醉的样子。

在他的记忆里,他的leader还从没有真正喝醉过,每次他以为Toru已经喝醉了,对方却在下一秒又变回平日里那副冷淡的样子。

不记得从何时开始,Toru在除了live的场合,变得越发地沉默寡言起来。当你觉得他在放空神游,但却总能接上你的话。

Taka也越发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现在Toru的状态会让他有时候感到患得患失,仿佛下一刻眼前的这个人就会从自己身边消失了一样。

他不敢想象身边没有Toru的生活。

他不想这样。

想到这里,他站起来,往Toru那里走过去。

5.
Toru已经记不起上次喝醉的状况是如何发生的了。

是从几时,自己就不再喝醉,哪怕真的喝酒,也是在那之前,就放下了酒杯。

现在想来,应该是从Taka变成小酒鬼开始。

每次这个小子都能把自己喝的不认识东南西北。

另外两个酒量不好的家伙自然管不了他,于是照顾小酒鬼Taka的任务顺理成章的变成了他的。

带着醉醺醺的小主唱回去的次数早已数不清。

而在那之后,Taka留在Toru家里的衣服也越来越多,一开始Toru还给他洗干净送回去,到后来他不得不放弃这种举动。

想来想去,干脆给Taka整理了一个房间,不过对方得寸进尺地将那里变成了常驻地,哪怕不是喝醉酒的情况下,Taka也会过来住。

好像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自己也有一部分责任。

神智尚在清醒状态的Toru如此总结着。

他在酒杯交错中看见Taka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从围着他的众多Staff里挤到他身边,然后蹲下用手背贴着他的脸颊。

“喝醉了吗?”

他听见Taka轻声问道。

Toru举起酒杯晃了晃,“还早呢。”

“啊,是吗?”

Taka便不再问,在他身边靠着墙坐下,转头对其他人说,“Toru说他还没醉哦……”

Toru瞟了他一眼。

这个臭小子。

6.
Taka没想到Toru真的会把自己喝醉。

从庆功会把这个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的吉他手拖回家,他依旧没反应过来。

他坐在Toru旁边的时候,还有些过来想跟他喝酒的人,Toru一一都帮他挡了。

之前也曾有过这种情况,但今天的Toru喝的确实有点多,当Taka意识到时,面前已经放了快满满一桌的空酒瓶。

Staff们瞧见Toru一副已经喝醉的样子,纷纷心满意足地鸟兽散。

原本嘈杂的角落只剩下他们两个。

Toru把脑袋磕在他的肩膀上,半身重量也压在他身上。

Taka眨了眨眼。

Toru好像是真的喝醉了。

不然照平时,他是不会主动靠过来的。

“......Toru?”Taka试图叫了叫他。

Toru哼哼两声,算是勉强回应了。

“你真的喝醉了吗?”Taka半信半疑地又问了一遍。

Toru这次没有再回答他。

于是Taka喊来一旁的Staff,帮忙让他们扶着Toru到外面的车里,自己进去打了几个招呼,回来坐上驾驶座,往Toru家开去。

开到半路时,Toru似乎清醒了点,Taka从后视镜里瞥见Toru朝自己看过来。

目光还是涣散的。

“我们在去你家的路上,你带钥匙了吗?”

Toru低头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扔给他。

“你还能走路吗?我可没法把你抬进去。”

他看见Toru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好像还没到神智不清的地步,不过比平时醉的程度确实是要上升了好几个等级。

从后视镜里又偷偷瞄了后座的Toru一眼。

Taka偷偷地勾起嘴角。

7.
Toru知道自己喝醉了。

不过还没到彻底不清醒的状态。

他知道Taka好几次都想方设法把自己灌醉,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没让他得逞罢了。

至于今天为什么放任自己喝了这么多,说实话他也不清楚。

也许是因为那个吻吧。

也许是因为自己已经清醒了太久。

也许是因为需要偶尔糊涂一点来逃避一些事情。

他靠在Taka身上的时候,对方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般,下一秒便把身体放松下来给他当靠垫使。

这样做是为了证明什么呢?

Toru自己也不明白。

既然喝醉了,就别顾忌这么多了吧。

Toru被Taka架着扔到床上的瞬间时这么想着。

8.
Taka看着在床上挺尸的Toru,盯着他看了很久。

轻手轻脚地爬上床躺在他身边。

Toru仍旧一动不动。

“Toru?”

Taka耳边传来Toru均匀的呼吸声。

似乎真的是睡着了。

他又往Toru的身边挪了一点点。

视线刚好到他亲上Toru脖子的地方。

鬼使神差地,Taka伸出手摸过去。

应该是喝了酒的缘故,Toru身上的热度烫的惊人。

Taka舔了舔嘴唇,手指一路向下来到胸口。

那是心脏的位置。

正当他发着呆的时候,Toru突然动了一下。

Taka愣了一秒,慌忙闭上眼睛装睡。

他听到Toru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床垫在他的方向往下陷进去了一些。

“Taka?”

Toru特有的低音炮嗓音在耳边响起。

“Takahiro?”

Taka不敢睁开眼睛,他还没有想到合适的理由来解释自己为什么爬上他的床。

不过Toru下一刻的动作似乎也告诉他并不需要什么解释的理由。

Taka感到Toru的头发蹭到了他的脸颊,然后呼出的气息喷进了自己的脖子里。

再然后,一个温润的触感贴上了自己脖子。

咦?

Taka忍不住偷偷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支起上半身撑在自己上方的Toru的手臂。

准确地说,是凑过来亲吻自己脖颈的Toru。

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小主唱在一瞬间懵了。

脖子上传来的痛感将他的意识拉回来。

等等......Toru这是在自己脖子上种草莓吗?!

诶诶诶?!

9.
Toru根本没睡着,他只不过懒得动而已。

不过Taka认为他睡着了。

看似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炸毛小主唱到了他跟前反而莫名的变怂了。

哪怕当着自己面爬上床,他也不会说什么。

只是Taka接下来的动作让他不得不多想了。

这应该不能再用依赖和习惯去解释了吧?

不知道该不该让Taka继续下去的Toru犹豫着叫了他的名字。

等了几秒没有等到回应,他睁开眼侧过头看去,Taka已经闭上了眼睛。

Taka这个装睡的本领还要再练练。

Toru嘴角上扬起来,他的目光在Taka脸上来来回回看了很久,最后停在露出来的脖子上。

该死,被他亲吻过的地方又开始发烫了。

Toru突然很想知道亲上去是什么感觉。

于是他支起上半身,俯身过去把嘴唇贴上Taka的脖子。

能感到Taka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微微动了动,却没有叫他。

还是装睡吗?

于是Toru眯起眼睛,他张开嘴,轻咬着那一块皮肉吮吸起来。

嗯,这个印子没有三五天应该是不会消掉的。

他把这一举动归为醉酒后的非理性行为。

Toru认为这个解释十分合理。

10.
不知过了多久,Toru终于松开他的脖子,重新又躺回到他身边。

潮湿刺痛发麻的触感还残留在Taka的脖子上。

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好几拍。

Taka绷着全身的劲才忍住没有扑到Toru身上去。

这是恶作剧吗?

还是喝醉后的不自知行为?

“Taka。”

“......”

“Taka。”

“......”

“Taka。”

“......干吗?!”

Taka终于睁开眼,一脸凶狠地瞪过去。

“哦......装睡。”

“......”被戳穿的Taka脸红着,声音软软地吼回去质问,“你干吗咬我?”

“你干吗亲我?”Toru不答反问。

“......”Taka闭上嘴。

过了半晌,Taka恨恨的声音又传过来,“你根本没醉。”

“不,我醉了。”

“哪有酒醒的这么快的?!”

“因为某人撩我。”

“......”

Taka被堵地毫无还嘴余地,一口气闷在胸口,上不来又下不去的。

他抬手用手背抹去脖子上的水渍,反手就蹭在Toru的衣服上。

“脏死了,都是你的口水。”

Toru轻声笑起来。

我的小主唱,你这样很危险啊。

在我还没有准备好之前,你可不要先逃走了。

Toru伸出手臂把Taka捞进自己怀里,“睡觉。”

Taka试图推了推他,对方纹丝未动。

他抬头,Toru闭着眼睛。

这次是真的睡着了吧。

Taka迟疑了一下,伸出手臂环抱Toru的肩背,拽着他后背的衣服,小心翼翼地把头摆在他胸口的位置。

Toru在此时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晚安。”

Taka鼻头一酸。

八嘎山下亨。

---------------------------------------------------------

FIN

评论(6)
热度(81)
©柒-1096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