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uka | The Begining The Ending


—————————————————

琦玉場開始的前一天,樂隊把整個流程最後走了一遍過場,結束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快十一點。

Ryota和Tomoya叫嚷著要回去睡覺,收拾完東西和其他人打了招呼就鬧哄哄地回去了。

休息室裡就只剩Toru和Taka還在慢吞吞地收拾東西。

確切的說,是Toru在等Taka收拾東西。

「吶Toru⋯⋯」

「嗯?」

Toru的視線從手機屏幕上移開。

「你看到我酒店的門卡了嗎?」Taka在他的雙肩包裡翻找著,「我記得早上明明帶出門的啊⋯⋯」

「我不知道哦。」Toru聳了聳肩,「你昨晚過來的時候又沒把它拿出來。」

Taka抬頭瞪了他一眼,「你怎麼不問我一下?」

Toru一臉無辜,「我讓妳別開兩個房間你不肯。」

「......」Taka老臉一紅。

琦玉場作為收錄DVD的一場live,原本他是作了十二分的準備,打算著養精蓄銳大玩一場。

這才有了跟Toru分房睡的起因。

雖然最後還是沒出息的跑去找他了。

畢竟他很久沒有感受過身旁無人的夜晚了。

所以當Taka抱著他的雙肩包出現在Toru門口時,後者一點都不意外,甚至還對他挑了挑眉毛。

「比我想的時間還多堅持了一會兒。」

氣的Taka半天沒理他。

「回酒店的時候再去找找吧,」Toru站起來,「反正你晚上也不過去睡。」

「誰說我不過去睡的?」Taka抬起頭反駁,「不睡那兒我睡哪兒去?」

Toru張開雙臂,看看他。

Taka愣了三秒鐘,抓起手邊的毛巾朝他扔過去,「老流氓!」

低下頭的時候還是紅了臉。

Toru哈哈大笑。

一同走出休息室,上了工作人員通道出口處的車一路把他們送回酒店。

Toru用門卡刷開酒店的房間門,Taka跟著進去,剛準備彎腰脫鞋,猝不及防地被他拽著手臂壓在門上。

「唔......山下亨你幹嘛?」Taka吃痛地皺起眉毛,「不要隨便發情啊老流氓。」

Toru勾起嘴角,低頭去親吻他喋喋不休的嘴,左手拖著他的後腦勺,把他的腦袋與門板隔離開來。

淡淡的煙草味在Taka嘴裡散開,他閉上眼睛,享受這個極其溫柔的吻。抬手偷偷抓著Toru的外套,把他再往自己的方向拉過來一點。

親密的程度怎麼都不夠,Toru的右手摟住他的腰,他們的身體盡可能地緊貼在一起。他能聞到他的主唱身上好聞的淡淡的香水味,這味道令他迷醉。

Toru感到Taka也同樣回摟住了自己的腰,開始主動回應起自己的吻。

當他要進一步動作時,Taka突然摀住了自己的嘴巴。

「等一下。」

Toru瞪著眼睛不明白Taka要做什麼。

「live前一天消耗太多體力好嗎?」Taka略紅了臉,「不如等live結束了再......」

Toru頓時明白了他剩下半句沒說出口的話,他抓著Taka的手,「那......我們出去走走吧?」

「......」Taka沒想到Toru答應的這麼乾脆,愣了幾秒,點點頭,「那我去換件衣服。」

「好啊。」

壓根忘了要找門卡的事。

Toru往裏探了探頭,確定Taka進去了以後,從衣服口袋裡把另一張門卡掏出來塞進他剛才扔在地上的雙肩包裡。

「你幹嘛呢?」

Taka從臥室走出來,他沒有把自己的衣服帶過來,就只能穿Toru的。

其他衣服都太大,這件衛衣看著還小一點,他把帽子戴起來,「走吧。」

「戴帽子幹嘛?」Toru問。

「你以為這是在國外呢?被人拍到怎麼辦?」Taka拿起櫃子上的棒球帽遞給他。

Toru卻沒有接過去,「拍到就公開啊,我巴不得別人拍到,少幾個人打你的主意。」

Taka翻翻白眼,放棄勸說自家的吉他手,「我們走吧。」

因為是臨時起意,並沒有目的性,兩人沿著酒店外的路漫無目的地走著。

將近四月的天氣到了夜晚還是有些涼意,Taka縮了縮脖子,眯起眼睛。

「冷了?」Toru出聲問道。

伸手摸過去,指尖確實冷冰冰的。

「這點冷算什麼啊。」Taka不屑地說。

也不知道是誰剛才在縮脖子......Toru腹誹著。

凌晨一點無人的街道上,他們並排走在一起,步伐調整成一致,手臂靠著手臂。

垂下的手背與手背碰到一起,遲疑了兩秒。

他們十指相扣。

「八嘎嗎?」

「管他呢。」

也沒有特別的去正式確定要交往的這件事。

自從兩年前的琦玉場,Toru的後台突發事件之後,雙方都意識到了對方內心不一樣的情感。

於是一切就這麼順其自然的發生了。

去對方家的次數直線上升,僅有的休息時間也都貢獻給了對方。

似乎想把過去十年的份都一次性補回來一樣。

「別太貪心了......我們還有很多時間。」

Toru在一次事後這麼說著。

「誒?leader你這是不行了嗎?」

Taka趴在床上斜眼瞅他,瘦削的腰陷下去露出好看的腰窩。

「找死。」

Toru翻身又把他壓在身下,拉進下一波欲海裡。

他們牽著手走過一處平台停下來,Toru靠在欄杆上,掏出打火機點起一根煙。

Taka從他嘴裡搶過煙吸了一口。

「喂,嗓子不想要了?」Toru皺起眉毛。

「就一口,別那麼小氣。」Taka識相地還回去。

Toru瞧他見好就收,便也不再說下去。

凌晨一點的風吹過來,帶起煙頭的一點火星。

「Just give me a reason⋯⋯」

「To keep my heart beating⋯⋯」

「怎麼突然唱起這個來了?」

Taka停止了歌聲,低聲笑道,

「腦海裡突然閃過,就唱了。」


Toru也不再問。

「兩年了啊⋯⋯琦玉。」Taka突然說道。

Toru側過頭去,看不清Taka臉上的表情。

「是啊。」

「我還記得兩年前的live你被救護車送到醫院去的樣子,真丟臉。」

Taka臭他。

「哈哈,以後不會了。」

「又回來了呢。」

「嗯。」

「我真慶幸,當時沒有拒絕你,」Taka感慨著,「不然可能現在已經死了吧。」

Toru熄滅了煙,他抬手隔著衛衣帽子拍了拍Taka的頭,「別客氣。」

Taka撇撇嘴,「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Toru笑道,「那......我可以要個謝禮嗎?」

「嗯?」

Toru展開雙臂,「Give me a hug.」

「就這樣?」Taka想到Toru平時總是憋著一肚子的小心思,有些不可思議。

「就這樣。」Toru點點頭,「快點啊,胳膊都舉酸了。」

Taka撓撓頭,想不出所以然,末了只能輕嘆口氣撲進他懷裡。

Toru收緊手臂,在他額頭上印上一吻。

「I'm your person.」

Taka笑出聲,他抬頭看向Toru,眼睛裡亮晶晶的。

「I know.」

你就是那個讓我心臟持續跳動下去的理由。

————————————————

FIN

评论(7)
热度(46)
©柒-1096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