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uka | Come To Me

L.A時間下午兩點。

Taka洗好澡,換上新的T恤。他回到房間,看了一眼還維持著剛才的姿勢趴在床上睡得正香的人。

於是他又躺回去,枕著半乾的頭髮望著身旁人的睡相出神。

3個小時之前,當Toru出現在他公寓門口時,他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明明這個人昨晚還跟自己通電話說今天會很忙。

「怎麼?還不請我進去?」Toru摘下墨鏡,「我可是坐了快12個小時的飛機啊。」

他活動著脖子,「又熱又累又困。」

話音剛落,面前的黑髮小子就跳著撲到自己身上,主動獻上一個吻。

「故意不告訴我?」Taka又去親吻他的後頸。

「Suprise。」

Toru托著他走進玄關,抱上門口的櫃子讓他坐好,回過身去拿門外的行李。

「不是回老家了嗎?」

Taka坐在櫃子上晃著兩條腿。

「嗯......回是回了。」Toru脫了外套掛上門口的衣架,「不過沒什麼事可做。」

他抬手捏著Taka的下巴,「你呢?想我了嗎?」

「不想。」Taka搖頭。

嘴邊卻是止不住的笑意。

「口是心非的傢伙。」Toru摸上他的大腿,「分明這裡都有反應了。」

「唔......」Taka低喘一聲,抬眼去看他。

兩人眼中的慾望一點即著。

啊啊啊,不能想不能想。

Taka甩甩頭。

好不容易洗了個澡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再想下去,他可不能保證自己有這麼大的自制力。

於是轉身摸到空調遙控器又把室內溫度調低兩度。

「溫度這麼低,嗓子受得了嗎?」

Taka回過頭,Toru笑的一臉調侃。

「怎麼臉這麼紅?」

明顯是一副剛睡醒的樣子,嗓子還有點啞啞的。
「就...覺得有點熱......」

Taka咽了咽口水。

該死,剛睡醒的山下亨怎麼這麼帥。

這才一星期沒見。

「哦......是嗎?」

「對。」Taka異常認真的點頭。

才不要承認是因為你太帥。

「啊......還是好困。」Toru把臉埋在枕頭裡,「倒時差真痛苦。」

「那你再睡會兒?」Taka伸手撥開他額前的劉海,「反正現在還早。」

Toru盯著他看了一會兒。

「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嗎?」Taka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

「怎麼十二年了都沒怎麼變。」Toru沒頭沒腦地嘀咕了兩句。

「嗯?」

「不,沒什麼......」Toru揉了揉眼睛,「你今天沒有活動嗎?」

「沒有哦。」Taka說。

「那再睡會兒?」Toru拍拍自己身邊的位置。

「我又不用倒時差。」Taka湊過去親了他一口,「你睡吧,我去外面。」

說著便爬起來。

Toru抬手撲了個空,他挑了挑眉毛。

啊,好困。

放棄掙扎的Toru索性抱著被子繼續補覺。

雖然最後是被餓醒的。

Toru從床上坐起來,摸了摸自己餓扁的肚子,終於決定起床。

打開行李隨手抓了背心長褲套上,一邊理著頭髮一邊走進廚房。

耳邊傳來陣陣吉他聲。

Toru轉頭,看到Taka背對他坐在陽台上,手裏抱著吉他有一下沒一下地撥著弦。

看來還是閒不下來嘛。

打開冰箱門,最上層的東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一時好奇,拿出來仔細一看。

抹茶蛋糕啊。

Toru勾起嘴角。

扭頭瞄了一眼在陽台上的人。

他掏出手機偷偷拍了照。

把蛋糕放回冰箱,他拿著兩罐啤酒走過去。

「嗚哇,好冰!」

Taka叫起來,瞪著眼抬頭看向那個惡作劇的人。

「新曲子?」

「不是。」Taka把啤酒擱在一邊,「就是......隨便唱唱。」

「嗯......那你繼續,我聽著。」Toru打開啤酒喝了一口。

「......」

Taka想了想,低頭彈起來。

木製吉他伴隨Taka輕聲哼唱的聲音傳過來。

「Everything that I need is right here with me」

Toru起身坐到他身邊。

「Come to me」

他側過頭在Taka耳邊說了一句話。

「.......」

小主唱忽然停下動作。

「怎麼不唱了?」

Toru笑眯眯地看著他。

Taka覺得自己的身體又燥熱起來。

SHIT。

他放下吉他,撲過去摟上Toru的脖子。

「誒誒誒,我的啤酒......」

「這時候你還管啤酒嗎?!」

Taka一口咬上他的脖子。

遠在東京的Ryota和Tomoya正百無聊賴地躺在沙發上刷著ins,看到toru於五分鐘前發的消息,兩人抬頭對視了一眼。

Toru的ins裡,一個熟悉的背影出現在他們的視線裡。

點開來看,下面附上了Toru說的話。

「You are my dream come true」


评论(4)
热度(47)
©柒-1096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