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遙x芹川高嶺|關於相愛的可行性分析|Episode.09

*一个圈地自萌的产物
*自产粮纯属写着乐呵大家开心就好
*不喜请点x勿掐哦谢谢
*爱护78人人有责(。
*留言评论请疯狂地朝我开炮(比哈特。
*不知道如何结尾系列

Episode.09

从高中开始就担当跑腿的国光同学,时隔多年又荣幸的调回了岗位。

“大哥!”国光一屁股坐在茶几上,“大哥快醒醒!”

“......”再一次被吵醒的芹川气压已经低到地底下,偏偏打扰休息的还是自己的弟弟。

“臭小子……你知道吵醒我的后果会很严重的吗?”芹川拿眼睛瞪着他,“还有你一个住院医生没事干吗?!为什么我总是看到你在闲逛?”

“诶......大哥冤枉我了,我刚下一台手术啊……”国光一脸委屈,“可累死我了。”

芹川依旧瞪着他,“你找我干吗?”

“啊!”国光像想起什么似的跳起来,“遥哥在医院呢!我是过来传话的!”

“他来医院做什么?”

“说是喉咙不舒服,要针灸治疗来着。”国光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没想到做艺人这么辛苦呢……诶?大哥你去哪儿?”

芹川没等他说完,从沙发上爬起来穿好鞋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怎么大哥也是这样......都不听我说完再走......”国光哭丧着脸,十分无奈地追上去跟在芹川后面。

橘遥看见芹川带着一脸杀气进来的时候,他在认真的思考从窗户外跳出去多大的可能性不会摔死。

芹川走到橘遥面前,看到旁边的助理拿询问的眼神打量着他,于是他开口道,“你好,我是芹川医院的主治医生芹川高嶺。橘遥跟我弟弟是同学,听说他不舒服,我过来看看。”

“啊,原来是芹川医生!”助理回过头,“既然是认识的朋友,那我就先出去了,遥哥有事打我电话啊。”

助理在橘遥一脸「NONONO」地表情中绝情的抛弃了他。

橘遥绝望地转过头,他瞄了一眼芹川,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针灸?嗯?”芹川摸上橘遥的脖子两边,“确实有点肿。”
“已经结束了,明天还要来一次。”橘遥老老实实地回答。
“就这么想我吗?”芹川收回手,“我记得以前你并不是在这儿做的治疗。”

“听说这里的医生比较好。”

“哦~”芹川又露出了那副得逞的嘴脸,“我还没找你算帐呢,你自己倒送上门来了。”

“我是个病人,”橘遥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医生是不能打病患的。”

“我今天是夜班,按照时间我还没有开始上班。”芹川把他的白大褂一脱,丢在一边。

“你......你你你要干嘛?”橘遥双手在胸前作自卫的手势。

“也没什么,就是以、牙、还、牙而已。”

当国光从外面开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橘遥本来穿的好好的衬衫被扒掉了一半,自家大哥则一脸凶狠地骑在他身上。

“呃......”国光愣了三秒,“大哥......遥哥......那个,你们继续。”

然后转身出去,走到一半又折回来,给他们拉上帘子,“我......在门口,那个,以防有人进来。”

“......”

芹川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弟弟的脑回路确实和别人不太一样。

“要不......你先下来?”橘遥试探着问。

芹川白了他一眼,低头对准脖子和锁骨的交界处就是一口。

橘遥痛苦地闭上眼睛承受将要迎来的痛感。
咦?不疼?
他眨眨眼睛,被芹川咬着的地方只有酥麻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痛。

一连四五个,芹川才抬起头,他拿手背抹了下嘴巴,“看在你是个病人的份上就不下重口了。”

橘遥拿起手机照了照,新鲜的吻痕一路从锁骨延伸到肩膀。

目光投向芹川,后者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朝他挑了挑眉毛。
他这时才看到芹川脖子那边隐约可见的红印。
真是小心眼。

“诶!你干嘛!”芹川被橘遥扑倒在病床上,“从我身上起来!”

橘遥倾身上前吻他,还没消去的药味在芹川的口腔里四散开来。

下次要和临床的那些个医生好好说说把这个药给换了,实在太苦了。

芹川这么想着。

评论(4)
热度(46)
©柒-10969 | Powered by LOFTER